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寧夏西吉:向精準扶貧最后階段沖刺

經濟日報 06-15

馬鈴薯產業是西吉產業脫貧的重要支撐。(資料圖片)

西吉縣,地處西海固,是寧夏南部山區最大最窮的縣區。山大溝深,干旱少雨,直至今日仍是寧夏唯一的未脫貧縣。

" 盡管我們縣已把貧困發生率從 2014 年的 34.4% 降至去年的 0.95%,但剩余 4340 人仍占寧夏全區貧困人口的 23%,應該說是寧夏脫貧攻堅最難啃的骨頭。目前,我們正開足馬力實施最后沖刺!" 西吉縣委書記王學軍語氣堅定地說。

養殖業成為 " 新寵 "

全縣 49.6 萬人口,建檔立卡人口 155581 人。對于人口僅 640 萬人的寧夏來說,西吉縣貧困面和工作量可以說是周邊縣區的 3 倍以上。" 除了工作壓力大,我們扶貧工作還存在短板多、歷史欠賬多等問題。" 西吉縣扶貧辦主任蘇占成說。

蘇占成告訴記者,前幾年縣里沒有路修路、沒有水建飲水工程、沒有房建房,這種缺啥補啥 " 大水漫灌 " 的扶貧方式,一年忙下來,越干漏洞越多,越做貧困群眾意見越大。

脫貧攻堅要有統領全局的產業," 西吉的問題就出在這里 ",蘇占成越談興致越濃。2016 年以前,西吉是寧夏響當當的馬鈴薯種植大縣,全縣馬鈴薯面積達 110 萬畝以上,鮮薯產量達 180 萬噸,單項增加農民可支配收入 1500 元左右。" 可由于馬鈴薯市場價格十分不穩定,單靠這一產業脫貧,心里實在沒底。" 火石寨鄉黨委書記王生海實話實說。全鄉 9 個行政村 5313 戶人家,戶均 10 畝地,最高年頭馬鈴薯種植面積達到 5 萬畝,可馬鈴薯市場價格不太穩定,前年每斤 0.32 元,去年漲至每斤 0.8 元,再加上由于環保排污高標準限令出臺,縣鄉多個淀粉加工企業停產,馬鈴薯銷售環節不可控因素成為產業發展的最大風險。

養牛,成為西吉縣產業發展的新選擇。" 不過,為了發展養牛,必須把種植馬鈴薯的幾萬畝耕地騰出來改種青貯玉米。2017 年至 2019 年,火石寨鄉青貯玉米種植面積達到 3 萬畝,養牛存欄達 2000 頭、羊 2 萬只。去年底,全鄉人均收入 10315 元,其中種植業占 14%、養殖業占 32%、勞務輸出占 42%、政策性收入占 12%。" 王生海說。

" 我們鄉貧困戶養牛收入占年收入的 48%。" 偏城鄉黨委書記馬紹瑞說。3 年前全鄉養牛存欄 9000 頭,目前達到 1.8 萬頭,翻了一番。" 種 10 畝馬鈴薯不如賣 1 頭西門塔爾牛!" 沒等記者發問,姚莊村建檔立卡貧困戶馬德強搶著說。馬德強拉住記者來到他家牛圈:" 你看我家這牛舍建得怎么樣?3 年前養 2 頭牛,眼下養了 29 頭牛,錢從哪來?鄉政府擔保無息貸款 10 萬元,去年賣 10 頭牛凈賺了 6 萬元,俺家連老帶小 6 口人的日子不用發愁了。"

" 全縣養牛業迅猛發展,不僅市場好,也有好政策幫忙。" 蘇占成介紹說,金融扶貧實施無抵押物擔保貸款,戶均 5 萬元至 10 萬元。每頭牛買保險,貧困戶支付 6%,政策補貼 94%;養殖基礎母牛每頭補 200 元,西門塔爾牛每頭補 300 元……

有道是 " 好風憑借力 ",僅僅兩三年,西吉縣馬鈴薯種植面積下降至 70 萬畝,青貯玉米和草畜分別增至 60 萬畝和 80 萬畝,牛出欄 42 萬頭,養殖業增長 192%,一躍成為新 " 當家小生 "。

唯有改革方能解難題

怎樣確保 4340 名貧困人口最后脫貧摘帽?如何實現各級干部認真履職、聯動互動、形成合力?改革,只有改革能夠破解實踐中的難點痛點。要讓貧困戶脫貧摘帽,先要扭轉干部作風。" 扶貧體制機制改革刻不容緩!" 王學軍說。

自 2017 年 10 月份起,西吉全面實施 "443" 監管機制。第一個 "4" 是實行四支隊伍互相監督制約,即由相關縣直部門牽頭,鄉鎮政府、村級兩委班子成員和駐村扶貧工作隊四支隊伍共同組織驗收、簽字確認;第二個 "4" 是推行四種公示公開辦法,即縣直相關職能部門、鄉鎮和村級組織采取 "331" 監管平臺、官方微信平臺、村民大會和張榜公示四種方式,對到戶項目資金補貼公示公開;"3" 則是暢通舉報郵箱、縣紀委監委微信公眾號、報社電臺舉報專欄三種監督舉報渠道。監管機制改革在前,推行 " 三個清單 " 制度在后。通過責任清單、問題清單和問責清單,督促全縣各級黨員干部人人擔責、人人盡責,切實扛起脫貧攻堅重大政治責任。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鄉鎮干部不僅對監督機制改革普遍稱道,還對另一項改革大加贊賞。" 村民覺得這兩年縣里搞得最好的、最關乎他們長遠利益的改革是壯大村集體經濟股份制改革。" 硝河鄉關莊村黨支部書記蘇祥羽說。" 經濟發達地區村集體經濟殷實,村民每年能得到一定數量的分紅。西海固基本上都是空殼村,村民無法分享改革開放的這份紅利。"

這個股份制怎么搞?蘇祥羽介紹說,第一步將 220 戶按身份鑒定成立股份制合作社;第二步將國家給予村集體改革試點的 200 萬元(170 萬元養牛、30 萬元建牛舍)、扶貧農機具和光伏發電創收等合計 272 萬元量化為 200 股;第三步確定村集體股份為 15%,然后對農村集體資產股權實行靜態管理;第四步以 " 增人不增股、減人不減股 " 原則對每位村民按基本股、勞齡股、土地股和房屋股實施分紅。

" 俺家 6 人 6 股,去年從村集體合作社分得 530 元,今年能分到 728 元,估計 5 年后能分到近 2000 元。" 村里建檔立卡戶蘇克林告訴記者。

西吉縣縣長楊生俊說:" 這種股份制改革是村集體經濟走上集約化、規?;l展的必要前提。2019 年通過組織各級財政投入及社會幫扶資金 27751 萬元,使得全縣 295 個行政村集體經濟收入全部實現了‘零’的突破,共收入 1289.2 萬元。"

承諾一個都不能少

一戶不能落,一人不能少!這是精準扶貧最后階段西海固作出的莊嚴承諾。

寧夏難中之難的未脫貧人口幾乎都在西吉。1575 戶 4340 名未脫貧人口遍布全縣 15 個鄉鎮 295 個行政村。

蘇占成告訴記者,為了確保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已為 19.5% 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提供月收入 700 元的保潔工等公益崗位;為 25% 的貧困人口實施半勞動半補助(即增加二類低保);與 55.5% 的老年貧困人口子女簽訂 " 贍養協議 "。

" 能夠讓扶貧持續發力還得仰仗多元化產業發展。" 楊生俊說。記者在西吉多個鄉鎮也的確看到了貧困戶改變生活的多種 " 模式 "。

在吉強鎮套子灣村,從天菲(寧夏)服飾生產企業走出的 32 歲村民張彩霞笑著說:" 這家企業是去年建成的,離我家不到 500 米,早上喂好牛來這里上班,每個月能掙 2200 元左右,你們覺得不多,我家可是建檔立卡戶呀。"

在偏城鄉下堡村扶貧車間,40 歲的建檔立卡戶馬統梅告訴記者:" 這活兒一點不累,就是把艾草、玫瑰等中草藥包裝成袋,我們的產品在福建、廣東可暢銷了!" 自從在家門口上班,供家里兩個娃在城里念書不用愁了。

在馬蓮鄉張堡塬村,現代化牛舍氣勢宏大,幾十個設施園藝大棚一字排開。寧夏向豐循環農業產業園區總經理擺世林介紹說:" 我們是西吉縣最大的集養牛、設施農業、有機肥于一體的循環經濟生產企業,周邊村民在企業打工的有 1020 人,建檔立卡戶占 86.2%,月均收入 3000 元左右。"

在龍王壩村寧夏著名的民俗游基地," 掌門人 " 焦建鵬侃侃而談:" 我們這里近兩年搞農旅融合、產旅融合,已使全村 14 個建檔立卡戶脫貧。"

以上內容由"經濟日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代打彩票赚钱 体彩排列三今晚预测 江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分分彩定位胆方法 网赚项目是什么 快乐8澳洲act计划软件 lg股票代码 乐游棋牌正规吗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记录 今日股票在线查询 免费波克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