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沉默的六月

6 月 13 日那天下午,紐約天氣晴朗,氣溫在 19 攝氏度左右,有三級微風。

美國總統特朗普先生來到這里,出席 2020 年西點軍校畢業典禮。

1107 名西點畢業生坐在草坪上聽取了特朗普的演講。

這些學生從 3 月春假以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只進行網絡授課,4 月 17 日,特朗普宣布將在紐約市以北 80 公里的西點軍校發表演講,校方負責人自己都一臉懵,根據此前的計劃,因為疫情在紐約州肆虐,他們沒打算辦今年的畢業典禮,但特朗普是三軍總司令兼全美最愛出風頭大網紅,他說辦,校方就得辦,為了滿足網紅直播的心理需求,校方只得硬著頭皮辦下 6 月 13 日這場畢業禮。

4 月 17 日時,美國新冠疫情確診病例 609696 例,死亡 26059 例。

總統先生在海岸警衛隊學院、海軍學院和空軍學院畢業典禮上都發表過講話,就差西點軍校就集齊軍校演講敬業福了,這個癮必須要過。

為了滿足特朗普先生,1107 名學員在 5 月下旬回到宿舍,先接受新冠病毒檢測,結果為陰性的學生才可以進入校園,再隔離 14 天,在校園內,人人都必須戴口罩,以保證病毒不會在校園傳播。

6 月 13 日,當特朗普面對坐得工工整整的西點學員時,全美新冠感染人數達到 2048986 例,死亡 114669 例。

不到兩個月時間,感染人數翻了 3.3 倍,死亡人數翻了 4.4 倍。

根據華盛頓大學的預測,到 10 月,美國將有 17 萬人死于新冠病毒。

因為黑人弗洛伊德事件,全美抗議游行還在持續,雖然打打搶搶的健身活動減少了,但全國拉雕像運動還進行得有聲有色,民主黨各路精英趁機大搞排場擠兌特朗普,將各種臟水往特朗普身上潑,火燒眉毛當頭,他居然還有心情到軍校演講。

特朗普在演講時說," 美國軍隊的職責不是被派到遙遠的地方,解決當地上千年古老的糾紛,我們不是世界警察。"

這句話他在 2016 年競選時說過,他不愿意美國成為世界警察,美國軍隊只應該為了自己的利益服務。

但美國過去從來不是這樣想的,在過去,美國就是世界警察,是武林盟主,他調解糾紛、制定規則,抓巴拿馬總統到邁阿密坐牢、懸賞 1500 萬美元要馬杜羅人頭、將伊拉克砸得粉碎絞死薩達姆、支持利比亞反對派捅死了卡扎菲,他煽動過阿拉伯之春,里應外合解體了蘇聯,但現在特朗普說,美國不是世界警察了。

我從小到大,聽得最多的國際新聞詞匯之一,就是 " 美國是世界警察 ",他現在居然玩膩了,想找個老實人了,不想當了。

聽起來就跟蒼井老師說以后要過冰清玉潔的人生一樣,也不是不相信,就是有點震驚。

美國在全球收縮,從海外駐軍就可以看出來,美國原本在海外共有 25-30 萬左右軍隊,其中在伊拉克 13 萬人,在阿富汗 2.7 萬人,在日本 5.3 萬人,在德國 5 萬人,在韓國 3.34 萬人,在科威特 1.5 萬人,美國把全球都當做自己家后院,比如我們的軍隊是東部戰區、西部戰區這樣劃分,美國直接將軍隊劃成歐洲司令部、非洲司令部、南方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北方司令部、中央司令部,聽起來就是世界警察的感覺嘛。

但美國的海外基地,也耗費了美國三分之一的軍費開支,美軍從 2020 年開始大幅減少非洲、拉美、中東的駐軍規模,其中伊拉克從最高峰時的 13 萬人降到 5000 人,今年打算只留 2500 人,阿富汗駐軍從最高時 2.7 萬人,后縮減至 1.1 萬,今年只打算留 4000 人。

這些基地其實早就貪腐橫行,是各種軍工復合體吸血美國財政的最佳途徑,特朗普老早就想下手了。

但美國在全世界的收縮,對我們不是什么好事,他回到了自己的核心利益點,會更專注打壓中國和俄羅斯的發展,比如在韓國和日本的駐軍規模一點都沒有減少,2018 年嚷嚷要從韓國撤軍,就是嚇嚇韓國人,要韓國人多出點份子錢。

面對美國的強攻,這一次,沒有拉登叔幫我們吸引火力了。

美國從全球收縮的主要原因,還是國力衰退,而國力衰退的最直接表現,就是財力衰退。

2019 年 6 月,美國國債歷史性突破了 26 萬億美元,去年 7 月我們寫《美國國債史》時是 22.2 萬億美元,下個月美國還將一萬億美元救援資金流入經濟。

預計 2020 年結束時,美國國債至少將達到 28-30 萬億美元,一年增長了三分之一。

這一年時間發行的美債,超過了美國一兩百年的積累,以前美國人花了兩百年才在 1981 年第四季度,積累了第一個 1 萬億美元國債。

到今年 6 月,39 年時間國債迅速增加了 25 萬億美元。

美國國債時鐘債務分布圖

這些國債大約有 8 萬億由境外投資者購買,其余被美聯儲和其它美國國內機構購買,也因為大部分是自己人買走,并不會真的威脅到美國的生死,但天價國債還是會逐漸動搖美國國本。

美國第一產業占 GDP 的比重不到 1%,第二產業占 GDP 的 19%,第三產業超過 80%,第三產業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吃喝玩樂、保險、房地產、教育等等,而這些消費,78% 以上都是債務驅動。

在美國二線城市波特蘭生活的中國網友曾在網上透露他每個月的家庭開支,他 35W 房子的房貸和稅每月 1700 美元,水電煤垃圾費每月 200 美元(跟中國差不多,我這里按一美元等于一人民幣的實際使用估值換算),寬帶費 150 美元(跟中國差不多),保險汽油費 200 美元(比中國便宜),基本生活費 800 美元(比中國便宜,美元優勢),醫保 800 美元(這個遠高過中國),一個月最基本的家庭開支是 3800 美元。(注意這戶家庭還沒有孩子讀大學,要不然開支更大)

據當地華人反應,他們一家人在波特蘭一年要 7 萬美元才過得下去,要 10 萬美元才過得不錯。

我還特地問了下在休斯敦的華人,對方也說年薪十萬美元,一般吃、住、行、游、稅等,還能剩兩萬美元一年,和中國最大的區別在于,普通人的稅很重,比如美國一套房買下來 100 萬,住 70 年還要再交 250 萬左右的財產稅(其實房產是財產稅的一部分),中國的房子則不用交這筆錢,買下來就是你的。

關于美國的生活成本,我以后會單獨寫一篇文章,總之不是大家想像中的豪宅好車歲月靜好,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不容易,大家容易把遙遠的地方想像得很美好,那是距離產生美感。

而大多數美國人,是要靠借貸享受生活的,這當中房貸所占比重排第一,學生貸所占比重排第二。

教育、醫療、住房這三樣東西,放在哪個國家都讓國民頭疼,連美國也沒法解決。

現在疫情又深深影響著美國,美國經濟活動被迫停滯,大家沒工作、沒收入(后來發放 600 美元每周失業補助救急),2020 年第一季度美國家庭債務總額達到了 14.3 萬億美元,其中又有 10.8% 的債務已經拖欠 90 天以上,這還只是第一季度,實際上美國是第二季度才爆發疫情,第二季度更狠。

眼看著政府負債、國民負債都到達頂峰,而疫情又逼著各州還沒有開放經濟,加上黑命貴游行愈演愈烈,換作你是美聯儲,你除了無限 QE,你也沒其它辦法。

除了 QE,另一把特朗普期待的神器負利率,暫時還沒有提上日程。

如果執行負利率的話,你存錢在銀行里將向銀行支付費用,這會激活大家將錢取出來另做它用,比如投資股市什么的,刺激經濟,但也有負作用,一是錢會流向其它利率高的國家,二是負利率會讓持有美債的國家,比如中國、印度、德國、沙特、英國向美國財政部支付費用,這樣會加劇大家減持美債,也極大削弱美元在世界金融體系中的地位。

可以說負利率在短期內會刺激美國經濟,但長期看,會嚴重損毀美元的國際信用。

出于同樣的原因,美國也不可能不償還國債利息,因為賴債會讓美元信用崩盤,使美國損失更大。

看樣子疫情不結束,美國無限 QE 也不會結束,國債、家庭負債也會一直上漲,當然大家不用擔心美國,要擔心的是世界其它國家,美國逼急了會全世界割韭菜轉嫁危機,這些年美國一遇到危機就是這么干的,一般國家被收割時毫無還手之力,因為美國有全球最強的軍事實力,他們連罵回去的勇氣都沒有。

這些天大家的關注度都在黑命貴游行上,都忽略了疫情在美國的加速蔓延。

這么長時間了,大家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除非有疫苗,美國現在根本不可能控制新冠疫情!

現在世界各國的疫情數據如下圖:

按人口比例來計算,你會發現中國、韓國、越南、日本(以官方數據為準,四國都是儒家文化圈)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而美國、巴西、英國死亡全球前三最糟糕,這里面剛好有一定的規律。

防疫出色的國家,他們的共性有三條。

一 . 有強大的民族凝聚力,以單一民族為主體,各個民族人口數量不是呈均勢。(注意中國民眾對政令向來不折騰,一個很大原因是因為我們是同一個民族,對政府的信任是建立在文化認同上的)

二.有強大的中央到基層的動員能力。

三.相對來說,社會對貧窮人口有一定的托底,不漠視最弱勢人民的生命權。

而美國、巴西、英國三個國家,幾乎都用 " 老子頭鐵不怕新冠 " 的態度來面對疫情,甚至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司司長斯金納曾在 G7 財長會議上,嘲笑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說 " 新冠肺炎是你們黃種人得的病 "。

看吧,越頭鐵,越不信邪,越要搞群體免疫,事實證明,最后死的人最多。

疫情在全球都已經半年了,對全球各國都輪了一遍,現在感染、死亡人數統計活生生擺在這里,誰還說美國、英國的疫情治理方法優秀,那就是良心被狗吃了。

其實不止疫情,很多歐美國家我們以前仰望不已的社會治理模式都處在一個崩盤期,我們會發現 " 他們原來也就這樣 "、" 好像還沒有我們做得好 ",不會再帶著過去那種一驚一乍的感覺看待歐美。

我們看事物是對是錯,最重要的就是尊重基本事實,不要被別人一套一套理論忽悠了,凡事要用事實說話。

根據英國《衛報》報道,疫情期間有大量新冠老年患者獨自死在家里,有些人是死后 1-2 周才被人發現,一般是鄰居聞到異味報警,才發現尸體都已經腐爛了。

根據 6 月 5 日波士頓醫學中心和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報告,美國 26 個州主要新冠死亡病例來自養老院,最高的是明尼蘇達和羅德島州養老院,占總死亡人數 81%,康涅狄格州和新罕布什爾州分別占 71% 和 70%。

同一天,《紐約時報》統計結果也出來了,全美 9800 多家養老院和類似機構,超過 23.3 萬老年人和工作人員感染新冠病毒,共造成 4.4 萬人死亡。全美國超過 40% 的死亡來自養老院和類似機構,在這種地方一旦感染病毒,死亡率高達 20%。

面對新冠病毒,年輕人的康復率比老年人高得多,現在回頭看看,英國首相鮑威爾在提出全民免疫計劃的時候,就是送英國老年人去死的時候。

現在也能理解,為什么英國死亡率高到這種地步。

英美政府雖然發布了一些關于養老院的限制探視禁令,但因為養老院護工收入比較低,他們通常會打兩份工,出入各種公共場合,同時,進出養老院的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助理、醫生等等,有很多已經是無癥狀感染者,將病毒傳播給了老人。NBC 新聞里,一名養老院護工講述了他的工作環境,疫情發生時,他們一直沒有醫用口罩,核酸檢測也是最晚,老年人又待在一塊,傳播速度快,新冠又容易引發基礎疾病,所以死亡率奇高。

真的不敢想像,如果在中國養老院的老人成片成片地因為新冠病毒死亡,我們會產生多么大的社會震蕩,但歐美世界到現在都沒什么反應,難道老年人的命就不是命嗎?

平時我們在電視上看到歐美年輕人活蹦亂跳上街搞事,那是因為新冠病毒對年輕人殺傷力低,可是他們在追求自由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老年人平等的生命權?就不能像中國的年輕人這樣,在疫情高峰時,乖乖待在家里嗎?

自由和平等本身就是矛盾的,要年輕人的自由,就沒有老年人的平等,要老年人的平等,就沒有年輕人的自由。

這種矛盾和平時期不明顯,疫情到來時,矛盾一下就激化了。

現在全美大規模上街游行還沒有停止,反正沒有工作,大家閑著也是閑著,估計還會有更多的年輕人成為無癥狀感染者,他們相互傳遞病毒,最后殺死養老院里的老人們。

美國的疫情現在還在增加,到十月時將造成全美 17 萬人死亡,也就是說,美國的老人們還將前赴后繼地死在病毒手里。

除了老人外,就是黑人的死亡率也異常的高(這兩種人群也有重合),大家都知道一個常識,在美國窮人通常容易肥胖,因為沒有錢健身,也沒有錢買有機食物,而美國的廉價快餐食物又偏高熱量,因此黑人患有慢性疾病,如肥胖、哮喘、高血壓、糖尿病的比例更高,同時黑人的家庭年收入在各人種里最低,一般從事超市收銀、公交司機、外賣員等低收入,又容易暴露在公共環境的工作,所以黑人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病毒又誘發基礎疾病,使黑人死亡率遠高于其他人種。

到 5 月底,占美國 13% 人口比例的黑人,卻占新冠死亡率的 32%。(注意和老人群體有重合)

美國的醫療高度私有化,如果新冠患者沒有保險會更慘,6 月 14 日《西雅圖時報》報道一名叫 Michael Flor 的 70 歲老人,在西雅圖的瑞典醫療中心治療了兩個月才康復,最后竟收到了 181 頁賬單,共 112 萬美元(793 萬人民幣)的醫療費用。

而中國的新冠治療是全部免費的。

謝天謝地中國醫療現在還是以公立為主,如果中國醫療也全面私有化了,對底層百姓簡直是滅頂之災。

過度私有化,其實是美國疫情被打穿的根本原因!

一切以金錢為導向,才導致人命被漠視。(當然我們也不能搞過度公有化)

簡單總結一句,小政府這種鼓勵自由競爭的社會環境,尊重強者,鼓勵出人頭地,但相對漠視弱勢群體的存在,應該已經形成了社會文化約定,老人和黑人在疫情面前死得再多,也沒有人出來吶喊,他們可能覺得這是理所當然吧。

而大政府相對要照顧到各個社會群體,壓制鋒芒太露的個體,但也不敢發生老人院成片成片死亡這種事情,會更在意群體平衡。

一場疫情,將很多我們從小被灌輸的歐美光鮮理論都沖散了,二十年前,中國的雞湯雜志上,都將歐美描繪成尊老愛幼、夜不閉戶、年輕人十八歲離家獨立,老年人大別墅安享晚年的世外桃源,二十年后,互聯網拉近了大家的距離,原來他們也有這么多問題,原來世界各國,真的各有各的不容易。

我們那時候還年輕,不知道生產力決定了社會幸福度,我們天真的以為,是我們文化不行、人種不行、制度不行,我們還曾為此自卑得不要不要的。

其實當一個國家選擇了大政府,就會放棄一些自由,但大政府要對各個群體給予更多平衡,要想辦法照顧弱小,而當一個國家選擇了小政府,就會獲得更多的自由,但小政府對弱者基本有一種淘汰思維,社會整體也只給予強者鮮花和掌聲,聽不到弱者在墻角嘆息的聲音。

僅僅三個月,4.4 萬美國養老院里病逝的老人,死得無聲無息。

6 月 13 日,大網紅特朗普在西點軍校舉行了一場光鮮靚麗的演講。

他站在微風里、在 19 度的日光下,驕傲地宣稱美國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畢業的學員們陸續上前向他敬禮,特朗普還一一回敬。

可是當他走下演講臺時,那坡道非常長而陡,并且沒有扶手,第二天就要過 74 歲生日的特朗普,像一個普通的老頭,低著頭步履蹣跚巍顫顫著走下滑梯。

仿佛如同他掌控的那個大帝國,正以沉重而緩慢的步伐,向歷史深處下墜而去。

以上內容由"盧克文工作室"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代打彩票赚钱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 北京pk10精准计划 000061股票分析 江西十一选5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下载安装 山西快乐十分规则和奖金 杭州理财平台招商 股票分析分哪几个方面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表座标 湖北快3和尾走势图